岳陽網 >文化 >人物

喻杰,照亮山村的燈塔
時間:2023-08-06 08:45:18 來源:岳陽日報特稿部


□ 潘剛強


我一直想找個機會,再回麗江村去看一看。

從嘉義革命烈士陵園右拐,溯麗江七公里,山口清新空氣撲面而來。明清時期便是連云山區的茶馬古道,主峰十八折東北分支經長壽街、黃金洞、龍門過江西,西南分支過瀏陽坳或翻連云絕頂過福壽山。青山碧水盛產木材楠竹茶麻油紙,常住人丁2千多人。當年山歌唱得牛氣沖天:

老子本姓天,家住黃花尖,

若問如何過,臘肉用油煎。

1928年7月22日,彭德懷、黃公略領導平江起義,在天岳書院廣場宣布成立中國工農紅軍第五軍。第三天,在縣城月池塘召開慶祝起義勝利大會,宣布成立平江縣工農兵蘇維埃政府。平江是湘鄂贛邊區最早建立起來的蘇維埃政權組織,屬中共湖南省委和湘鄂贛邊特委領導。直到1937年實現國共合作,撤銷湘鄂贛省蘇維埃政府,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色政權長達10年之久。平江“革命早、堅持久、貢獻大、犧牲多”。湘鄂贛蘇區特委和湘鄂贛省委、省蘇維埃政府大部分時間駐扎縣境,平江蘇區先后動員8萬余名青年參加紅軍游擊隊,把4支地方武裝改編為正規紅軍,為省委、省蘇政府和紅軍輸送100多名省軍級、400余名師團級以上干部。國民黨反動政府先后對平江蘇區進行9次大的“清剿”,全縣被殺害的共產黨員和革命干部1.4萬余人,被屠殺的革命群眾達12萬余人。據1937年統計,全縣總人口比十年前減少50%,土地荒蕪22萬余畝。而平江蘇區人民不惜一切代價英勇奮斗,支持紅軍保障供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被正式認定的革命烈士19989人,占湖南全省烈士總數的五分之一。

國內土地革命失敗后,湘鄂贛蘇維埃邊境特委曾經駐扎杉皮坳,創辦兵工廠、造幣廠和戰地醫院,彭德懷、傅秋濤、鐘期光、滕代遠、王首道、黃公略等開國將領都曾在此戰斗。殘酷的數年內戰,多次燒光殺光“圍剿”,烈火沖天,黑林炸響,鳥獸難逃,尸骨無存,麗江河水曾被鮮血染得通紅。重災劫難使富饒的深山溝變成荒涼的無人區,新中國成立初期只剩18條好漢像野人吃野果躲藏逃生,革命烈士有姓有名登記在冊僅118人。

喻杰(1902—1989),原名達云,嘉義麗江人。1926年從軍北伐,中央蘇區反“圍剿”后親歷長征、抗日戰爭,從事財政金融工作。1945年作為中共邊區工商界代表隨周恩來參加國共談判。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他任國家糧食部、商業部副部長,中央監察委員會駐財政部監察組長。

1970年新春,喻杰主動離休回鄉,他立志恢復故鄉沃土的生態福祉,改變窮山僻壤的貧困面貌。他拄著拐杖跋山涉水,帶領群眾集資修建小水電站6座,封山1萬多畝,造林5000多畝。在延安窯洞里他心中謀劃過千百次的建設新農村的藍圖,他決心一步一步地變為現實。對農民群眾的疾苦與冤屈,他更是有求必應,奔走呼號。他寫給各級部門和領導的書信,經常由我們縣委辦轉送或回復,十幾年來多達上千封。

ea7f8b00522e455c84f2c63677f8875d.jpg

1986年初,應喻杰老首長的提議,中共湖南省委、省人民政府擬在平江縣召開扶貧工作現場辦公會議。我陪同縣委書記趕往麗江村,先向喻老匯報,請他出山坐鎮。

喻老坐在他捉筆寫信的那張書桌前,椅子和書桌陳舊得已經弄不清楚是哪個年代的,木質本色,裂縫缺角,擺在土坯墻泥巴地的農舍里,散發出一股幽淡的墨香。畢竟是80多歲的老人了,為了方便轉動略微肥臃的身軀面對來客交談,喻老特意將太師椅右邊的扶手鋸掉,這便大大拉近了他與經常找上門來的鄉里鄉親的距離。喻老依然習慣用毛筆寫字,手發顫,用毛筆也許更便當一些。桌上除了筆墨紙硯和一疊書報,還擱著一臺收音機,那是他家唯一的家用電器,老人每天向它了解天下大事。喻老擔任第五屆全國政協常委時,北京曾給他配一臺彩色電視機,他不肯要。國有蘆頭林場想拉根專線,替他送電照個電燈,他發一通脾氣把師傅趕走了。村民窮得連煤油燈都點不起,我擺什么譜?當地黨政領導幾次接他到省里、市里或縣里的老干所,他執意不肯。喻老就是要與家鄉的父老鄉親一起,依靠自己的雙手來改變山村貧困落后的面貌。

5e2f40bb267c1c60e153bd06e764091e.jpg

說起這些看似平常其實極其不易的選擇,喻老回答說:“自古武官解甲歸田,文官告老還鄉。外國的總統不當了,也得回家干原來的現事。我們共產黨為什么做不到呢?如果大家都擠在北京城,都要配專車、配秘書,派警衛員、公務員,長此以往,國家如何負擔得了喲!你看我這土坯老屋,冬暖夏涼,自己作田、種菜,空氣好,水也甜,城市我還真住不慣了呢?!?/p>

談到平江山區的脫貧致富,喻老一針見血指出,平江過去富,富在山上;現在窮,也窮在山上。原來山區盛產茶、麻、油、紙和木材、楠竹,長沙、漢口到處都有平江人開的商號。大革命時期,國民黨搞燒光、殺光,像麗江山里,原來山上到處是合抱的大樹,一把火燒了十日十夜,都燒光了。新中國成立以后剛剛開始恢復,“大躍進”大煉鋼鐵,山上又被砍光了。這么多年“左”的錯誤,不搞休養生息,不準多種經營,山區折騰成了窮山惡水,群眾的生活便越來越窮。

“現在搞扶貧開發,不是恩賜,這是還債!還老區人民為革命流血犧牲的債!”喻老問起他向中央寄送的“關于開征筵席稅的建議信”回復處理情況。喻老邀請幾個老干部,走訪調查幾十個鄉村,基層群眾反映,黨員干部帶頭大操大辦紅白喜事,請客送禮吃喝成風,農民不堪重負叫苦不迭。喻老向國家財政部寫信,建議開征筵席稅,用經濟和法律手段來遏制這股不正之風。他一口氣列舉了好幾個調查了解到的典型事例,說著說著,老人情緒有些激動,他伸出手指著說:“你們看,我墻上貼的還是毛主席像,還是貼的‘聽毛主席話,跟共產黨走’。毛主席、共產黨倡導的優良傳統不能丟呀!”喻老轉過來,神情凝重地對我說:“小伙子,你好好聽著:過去國民黨來抓共產黨,人民群眾寧可丟掉自己的性命,把我們共產黨人藏起來。如今黨風不正,群眾意見這么大,假如說國民黨回來了,來抓共產黨,群眾只怕會把我們有的黨員交出去呢!”我的心里一震。喻老那犀利的目光,就像一把火直逼我的內心深處。

一刻也不脫離人民群眾,一切從人民群眾的利益出發,這就是喻杰回到麗江村給我們留下的寶貴精神財富。1985年初,《人民日報》和新華社播發了喻老回鄉后帶領群眾艱苦創業的動人事跡,人民群眾稱他為“真正的共產黨人,實在的人民公仆”。時任國家主席李先念讀后寫信給他,稱他為“老干部的楷?!?。面對贊譽,喻老平靜如山,清淡如水。他說:“當年與我一起出去鬧革命的,有兩百多人,只有我一個人,活著回來了?!?/p>

從那年起,國家財政部、湖南省和岳陽市陸續派人駐守平江扶貧。經歷脫貧攻堅最后的決戰,欣聞故鄉終于摘除壓在頭上30多年的國家級貧困縣帽子,我總想起喻杰。我認為他是探索中國鄉村如何擺脫貧困的開路先鋒。竹林深處當陽半坡上那棟簡樸民居,黃泥青瓦亮窗木樓依然保持原貌,像一座燈塔永遠守望故鄉的青山綠水。踏著斜坡臺階走進泥坯老屋,陳列室門籬敞開,桌椅板凳依然散發訪客余香。我最喜歡他書桌前那把木椅子,沒有右邊扶手的太師椅。我心中依然清晰記得,喻老坐在臨窗書案前,轉過身子與來客說話。他那厚實的嘴唇,他那懇切的話語,如今依然時常在我的耳邊回響,似山野清泉從我的心靈深處滋潤而來。麗江村在我心中,是如同延安一般的革命圣地。喻老不在了,但他住過的土坯老屋還在,他的精神還在。他就像一顆種子,永遠扎根人民的土地。


(編輯:黃梅)
成人午夜sm精品久久久久久久,国产综合亚洲专区在线,久久91精品视频,日韩欧美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