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網 >文化 >人物

我是板門店停戰談判電臺報務員
時間:2023-08-06 08:32:28 來源:岳陽日報特稿部

1990938167.jpg


□趙健夫

1953年4月,由于奮戰在朝鮮前線我方將士的英勇頑強、所向披靡,美李集團在戰場上騎虎難下、進退維谷,迫于軍事形勢和世界輿論的雙重壓力,冷清了多時的停戰談判工作,又緊鑼密鼓地開展。圍繞簽訂和實施停戰協定的各項工作全面開展,中朝停戰代表團的我方領導,決定立即召回在國內休病、休假的干部之外,中央決定增派一批通信、機要、翻譯等人員,充實各業務部門,全面開展各項業務,以利談判和談判成功后的工作順利進行,時任部隊報務員的我在這次征調之列。

        1953年5月8日,機要員、譯電員、部分朝、英、俄文翻譯百余人于傍晚登上京沈直達快車。歷時近四十個小時,于凌晨抵達安東(丹東)。晨曦中,映入眼簾的鴨綠江水碧綠,寬闊平靜,緩緩西流。當天色漸亮,水色又顯蔚藍,波紋泛出淺白,微風中波光粼粼,煞是壯觀。如果沒有戰爭,這是一條多么動人而美麗的江水喲,可是,越過江面看到的朝鮮,那里沒有人煙,只有晨光中新義洲殘破的影子。全體人員于深夜分坐了兩節悶罐車,在蘇軍高炮部隊的掩護下,“寂靜”地跨過了鴨綠江。不到半小時,便到達了朝鮮最北端,離我國最近的英雄城市——新義州。

        新義州,原本是朝鮮僅次于首都平壤的第二大城市。這里所有的高樓大廈,已被無情的炮火全部摧毀,滿目瘡痍,荒涼凄慘。慘淡的月光下,隆隆的炮聲中,神色凝重的我們,個個沉默不語,戰場的肅殺氣氛油然而生。由開城總部來接送我們的車隊已等候多時了,為了趁月夜行軍,我們分乘的數十輛軍用卡車,行進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坡陡路窄,煞是危險。敵機每隔15分鐘,就會定時到定點地段進行無目的的狂轟濫炸。白天根本不能行車,夜間行駛,最驚險的是當敵人從空中投下照明彈,亮光下大地通明如晝。敵機借助亮光,從側面俯沖下來,對著地面一陣投彈掃射,子彈成三角形如旋風般從上空嗖嗖而下。記得赴開城經過介川封鎖點時,照明燈下我們的卡車剛剛沖過,后續一輛小吉普來不及沖出“包圍圈”,恰好暴露在亮光下,一梭子機關炮彈把小吉普打個正著,頓時火起車爆、烈焰沖天,車上五人全部遇難。我一位同行戰友陳培根同志,當年僅19歲,離開祖國領土不及數十里即出師未捷身先死。

        日宿夜行,第四天凌晨到達中朝停戰代表團大本營——開城。經過我志愿軍抗美援朝的五次戰役之后,戰線逐步推進至三八線一帶。談判會址最初設在開城市北松岳山下的來鳳莊。停戰談判開始在這兒進行,代表團總部也設在這個莊園前后。

我方無線電總臺就設在靠近來風莊南的一個山坳旁。車到駐地,我們新來的這批報務員、機要員、譯電員,則被分配到來鳳莊西北角的幾戶老百姓家里。代表團的最高負責人李隊長(李克農)、喬指導員(喬冠華)及其醫務、保衛、機要等工作人員也都住在來鳳莊北邊,松岳山南的一個小院落里。不遠處則是志愿軍副司令員鄧華將軍、志愿軍副參謀長解方將軍及志愿軍政治部主任丁國鈺將軍的幾間平房。

        李克農作為黨中央和我國政府特派代表,實際上是朝鮮停戰談判我方代表團的總指揮。他根據我黨和政府的指示,在與朝鮮黨和政府聯系協商后,全權處理談判中的各種問題。他又是幕后英雄,不能被公開報道。他在朝鮮的事也是絕密的,不得泄露。公開出面談判的是人民軍的南日和李相朝將軍,以及志愿軍的鄧華、丁國鈺將軍等。

        當時幾乎天天見報、家喻戶曉的是坐在談判桌上的鄧華、南日,而實際擔當重擔、從不露面的卻是李克農、喬冠華兩位主帥。為安全也為保密起見,大家只稱呼其代號,“李隊長”和“喬指導員”。我們總臺的任務,簡而言之就是“上傳下達”。具體說來,我們要和“四大家”無間斷地溝通聯絡。首先是北京軍委總臺,再是“志司”總臺,還有駐朝使館(轉金首相)和中央調查部,也要向他們發出一些敵情通報,供談判采取對策時參考。代表團來往電報的特點是:一多二急。幾乎每份發出的電文的報頭上都是用大紅鉛筆圈上的三個“A”字標識。每日談判的情況要當晚上報北京和平壤。第二天的談判對策,我方主要發言稿要于頭天晚上報到北京審查。重要的談判記錄,甚至重要的新聞報道、答記者問稿,都要報告中央,請示毛主席和周總理。同時還要及時把他們的答復文稿和重要指示一字不漏地抄收下來。談判席上的一文一稿、一言一語,無不掌控在黨中央、毛主席和周總理手中。

        時值五月下旬,拖了近三年的談判斗爭,似乎已近尾聲。談判工作不斷向縱深發展,談判內容也越來越繁重、具體,時間也越來越急切、緊迫。向黨中央和“志司”請示匯報的電文,不是一頁接一頁,而是一本接一本地發送出去。又要把批復指示,談判文本,一本接一本地抄收下來。有時為了爭分奪秒,一份長長的電報采取兩人和三人分段發送、分段抄收的辦法,忙得大伙食不依時睡不安身。全臺十幾位報務員,幾乎全睡在機房、吃在機房,二十四小時連軸轉。真正是“兩耳不聞窗外事,滿腦全是滴噠聲”。記得自我進了機房,忙得上廁所都得請人代班之后才能離開幾分鐘。其實,那時候個個都忙得挺高興的,尤其是我們這批新手,這是多么難得的鍛煉和提高業務能力的機會呀。老報務員們心眼多,喜歡發報,因為發報是自己掌握主動權,想快就快點,想慢就慢點。抄報可不行,對方不拉尿屙屎,你就得照抄不誤。老報務員不怕“吃虧”,很照顧我們,抄報的事都“熱情洋溢”地讓給了我們,一抄一個上午是常有的事。不過我十分樂意、心甘情愿,而且任勞任怨、毫無怨言。我的中指第一關節上的老繭,就是那會兒抄出來的。

        在這幾十平方公里的駐地,不但有幾千名中朝談判代表的工作人員,還有中立國印度、瑞士、瑞典、波蘭、捷克等國的代表,以及不少國家不同媒體的記者。是朝鮮戰爭,把我們和他們從歐亞各地,匯聚到了這彈丸之地的開城小鎮;又是朝鮮戰爭把他們和我們從世界大家庭中,分割成不同的陣容。

        隨著前方戰斗的不斷勝利,談談打打,拖了近三年的停戰談判終于在1953年7月27日劃上了圓滿的句號。停戰談判正式由我方彭德懷司令員和朝鮮金日成元帥簽字而結束。27日22時,停戰協定生效。在軍事分界線上,整個朝鮮,槍炮聲戛然而止,大地一片寂靜。正是:“城中忽傳停戰事,初聞涕淚濕戎裝,卻看戰友愁何在,漫舞紅旗喜欲狂?!蔽覀兪?月28日晚飯后離開開城去橫浦洞。由開城出發,還要沿著停戰線行車30多公里山路??崾顒傔^,傍晚的停戰線上已感到陣陣涼意。落葉知秋,飄落的片片楓葉顯示著朝鮮的早秋已悄然到來。


(編輯:徐穎)
成人午夜sm精品久久久久久久,国产综合亚洲专区在线,久久91精品视频,日韩欧美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