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網 >文化 >足跡

?洞庭湖與狀元郎的驚艷初見
時間:2023-07-30 09:13:28 來源:岳陽日報特稿部


59f55fd3f17a450c823f1d72c1225df2.jpeg


□ 萬岳斌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無一點風色。玉鑒瓊田三萬頃,著我扁舟一葉。素月分輝,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會,妙處難與君說。

應念嶺海經年,孤光自照,肝膽皆冰雪。短發蕭騷襟袖冷,穩泛滄溟空闊。盡挹西江,細斟北斗,萬象為賓客??巯溪殗[,不知今夕何夕。

——張孝祥《念奴嬌過洞庭》

宋詞有毒,幾行長短句,不經意間對人心的揉捏,叫人時而暴起,“把吳鉤看了,欄桿拍遍”,時而珠淚偷拭,“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在宋詞的閬苑里,我無法掩飾對張孝祥的《念奴嬌過洞庭》的偏愛。固然因為出自堂堂狀元之手,固然因為歌詠的是我可愛的家鄉,固然因為這是歷史上最杰出的岳陽形象宣傳詞之一,有這種情愫在,但卻不盡然。情愫不過是主動開啟的雷達,幫我敏捷捕捉到它的靈光。此曲一經問世,歷朝歷代贊賞有加。清代詞學大師上疆村民編纂《宋詞三百首》,在宋詞的浩海里,只截取張孝祥詞兩首,這一闕居其一,而全書描寫洞庭的僅此碩果。張孝祥詞風與蘇東坡一脈,他常以玩笑的口吻,要友人拿他與蘇東坡的作品回答“吾與城北徐公孰美”。南宋文學家胡仔沒能被當面問及,但他說過“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余詞盡廢”,嗬嗬,有了蘇東坡,誰的中秋之詞都是廢紙一張。晚清文學家王闿運持論大相徑庭,他給出張孝祥中秋詞的結論“飄飄有凌云之氣”,覺東坡《水調》猶有塵心。

南宋紹興二十四年春試,張孝祥被宋高宗以“議論正確,詞翰爽美,宜以為第一”親擢為狀元。張孝祥錦瑟年華的后幾年,才與洞庭湖產生交集,且一經相識便心意相通。他連續四個年頭四過洞庭,見一次就深情歌一回,喜悅之情從筆端汩汩流出。你瞧,颶風阻了他行程,他將氣惱掃到九霄云外,想到要見洞庭湖、岳陽樓,高興地唱出來“波神留我看斜陽,放起鱗鱗細浪。明日風回更好,今宵露宿何妨?水晶宮里奏《霓裳》,準擬岳陽樓上?!保ā段鹘伦栾L山峰下》)好感動啊,為了我,波神風伯又是“留”又是“放”,莫非前世我們是親戚?張孝祥真是巴不得“馬兒啊,你慢些走哎慢些走哎。讓我把這壯美景色看個夠”。三十八歲那年,他從知荊州、荊湖南北路經略安撫使任上請祠致仕,想到又可以攬勝岳陽樓,心情之急迫,他要“西風千里,送我今夜岳陽樓”。他給岳陽寫的廣告詞“雄三楚,吞七澤,隘九州。人間妙處,何處更似此樓頭?!眽焊鶅壕筒慌乱虼搜远米锾煜碌木皡^,對他群起攻之,“人肉”他個底朝天,甚至打上門來。

也許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洞庭湖對張孝祥不只是欣賞而是垂愛有加。當然,自屈原死在自己的懷抱后,但凡以身許國的仕子過來,洞庭湖接待都特別上心,讓他們感受到母親一樣的溫暖。朝廷派張孝祥赴任去處理急難險重,路過洞庭,縱有萬般憐意,洞庭湖總是藏匿千變風景,只此一帆“千里快哉風”輕送,這耽擱不得。待到他失意仕途,洞庭湖對他便完全是另一番知心暖心的體貼。

這首詞創作于南宋乾道二年(1166年),描摹了他與洞庭湖的驚艷初見。干了十個月靜江(桂林)知府、廣南西路經略安撫使的張孝祥被人參劾“專事游宴”而落職,走水道返回安徽蕪湖家中,心情那個郁悶啊。洞庭湖從桂林的江聲里,聽到了張孝祥為政的佳話。知他到任后飽一餐饑一餐,穿行于大山之中。與潭州(長沙)知府劉珙合力圍剿,滅了聚眾萬人的匪患,活捉了匪首,安定了西南邊陲。功勛未表,撤職令倒先來。一頂子虛烏有的懶惰政事只曉得吃吃喝喝的帽子,擼了他的前程。洞庭湖替他不平,覺得要弄個中他意的法子好好安撫這個赤膽忠心飽受委屈的后生子,烘干他那顆潮濕的心。尤其是當他在閻王殿看過張孝祥的生死簿,知他離大限只余三年了,又不便道破天機,更加想好好款待第一次到洞庭的薄命狀元郎。

文人名士愛患賞月的病,張孝祥病得更重。他要極明、臨水、獨往、僻靜“四美”兼具。洞庭湖找到了答案,想布置一個亮瞎眼的賞月場景,讓狀元郎如渴飲甘露,且要醉得他“不知今夕何夕”??善杆銇?,十天之后才是“人間萬姓仰頭看”的中秋,張孝祥人已在長沙,順流而下兩天就可以夜扣岳陽城門。月亮還有一個缺口待圓,而月亮補缺這事兒沒法加班加點地干。此時潭州(長沙)知府劉珙已同張孝祥在橘子洲頭一起喝過唱過“朋友你今天就要遠走,干了這杯酒”,一個立在船頭說“長輩,晚生告辭了”,一個在岸上揮著手“一路順風,保重保重”!

如果這事能難倒洞庭湖,那還是洞庭湖嗎?只見它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如是,從湖面上直灌進湘江的狂風一陣緊似一陣,浪頭一打,張孝祥雇請的小船又倒回三尺。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從長沙到湘陰硬生生花去十天光陰,洞庭湖要的就是這效果。為了不讓他煩,吵著要“風呀風呀請你給我一個說明”,風一歇氣,洞庭湖便拿出它的萬花筒,讓張孝祥一睹無邊風月,然后鋪就紙墨,妙筆生花,也就躁不起來。

中秋之夜,洞庭湖的好戲開場了。它放出亙古以來只屬于他張孝祥的一幕,讓他仿佛置身在“閬風、瑤臺、廣寒之宮”。平常不待使喚都會在湖面上溜達溜達的風色,今個兒被洞庭湖逮住,凍入晶瑩的湖水,腮幫子鼓疼,湖面皺不出丁點兒皮。洞庭湖渾然無垠的水晶世界,唯有一葉孤舟在明鏡上自在滑行,張孝祥兀坐在船頭。最懂寂寞人心的孤月,抬頭望它掛天上,低頭看它又潛在水心,亮透這萬頃碧玉。水中月盤里的桂影,分明數得清幾行幾棵。船行它動,船止它停。似在引路,又似伴在張孝祥身邊,怕他想找人拉話時,隨時準備接他的話茬兒,陪他聊個痛痛快快。為著不弄出聲響,流螢、烏鵲今夜都不知被洞庭湖斥退到哪兒蒙頭大睡去了。面對著洞庭湖給他安排的極致風景,“下筆頃刻數千言”的狀元郎張孝祥第一次有了找不到形容詞的尷尬,產生了“妙處難與君說”的無奈:朋友們啊,我實難向你們描繪今夜的洞庭湖,我只曉得誰錯過了今夜,三生三世都會完美錯過。

這夜里還有人在銀輝下翻曬瓊田?前頭靈靈閃閃的。張孝祥好奇地棄了小舟,獨自走了過去,只有他的身影忠實地跟在身后,想趕也趕不走。他的腳板告訴他,踏入的是軟軟的銀沙灘,野闊、空靈、唯美。他的眼有了濕潤感,只是與洞庭湖的初次遇見,卻如契闊的知己,張孝祥突然領悟出來。洞庭湖邀來這孤月是在無言地贊美他肝膽的冰清玉潔。他彎下腰掬起一把沙子,貼近嘴邊,嗅到了洞庭湖對他的關切。他慢慢將手中的細沙從指縫中漏出,對洞庭湖所有的感念都化入飛揚中。

一個人漫無目的,慢搖時光,走成光明里一個移動的小黑點。像沒有關嚴的門,一絲愁緒尾隨那縷秋夜的涼意從縫隙中襲入他心靈。張孝祥想起了一個人,那個在臨安城(杭州)得跪呼“萬歲”的人。當然,那個人不會認自己為凡人,而是以“天子”自詡。十三年來,入仕后的經歷如電影畫面在他心頭一幀幀閃過。張孝祥像問自己,又像問“天子”:我舉進士本無他求,只想跟隨王師北定中原,一雪靖康之恥。故敢替岳飛喊“今朝廷冤之,天下冤之”,“打過去,打過去”一直是我不變的初衷。身為“圣上”,可他人只要嘀咕我幾句,你便失了圣聰,讓我落職回家閉門思過,或是“夕貶潮陽路八千”。一忽兒要我知撫州,一忽兒差遣我平江府(蘇州),一忽兒靜江府(桂林)。非我自夸“蒞事精確,老于州縣者所不及”,每到一地,我親近百姓輕薄徭役,宣示你的“皇恩浩蕩”。臺諫官吃“風聞奏事”這碗飯,固然可“一封朝奏九重天”,可為啥就不能對我來一回“你的心事有我愿意聽”呢。

深一腳淺一腳,張孝祥越走越遠。卻也越走心越亮敞,人生的起伏亦如這行走深深淺淺。洞庭湖這番苦心,這般美意我心領了。比起世間的美好,功名利祿就讓它如今夜的風絲毫不見。天蒼蒼野茫茫,有生命的萬物都來啊,我以長江之水作酒,用北斗星作酒杯,咱們一起痛飲歡醉,互為一天地。

寫到這兒,我又回頭重讀了一遍這首千古名詞。想起之前為下半闋如何發音才押住韻腳,求教詩詞女神楊雨,她點撥我“按粵語讀最好”。又聯想到之前讀她的《唐宋名士瀟湘情》,書中未及收錄這首詞,覺有遺珠之憾。好在她于《楊雨說詞》中予以了選讀闡釋,我才有所釋懷。不然,我私底下真有些埋怨她。


(編輯:黃梅)
成人午夜sm精品久久久久久久,国产综合亚洲专区在线,久久91精品视频,日韩欧美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