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網 >文化 >鉤沉

張谷英山區的喋血風云
時間:2023-07-02 06:53:57 來源:岳陽日報特稿部



□ 譚湘岳


風景優美的岳陽東鄉山區張谷英鎮,原叫渭洞。這里數十公里山林的東南面與平江接壤,連綿起伏的群山腳下,有數不清隱秘閉塞、鮮為人知的峽谷,其中一條大峽谷叫柘港洞。

以當地筆架山和旭峰山之間一個叫桐木坳的山坳為界,張谷英大屋位于旭峰山和筆架山一面的渭溪河盆地。而山的另一面是柘港洞。二十世紀上半葉,這里發生過鮮為人知的喋血故事。

柘港洞有個叫陳曉春的年輕后生。雖然身在一個衣食自足的家庭,但自幼疾惡如仇,同情窮苦百姓。1926年初,他走出大山參加了毛澤東同志主辦的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學習?;氐郊亦l,揭竿成立了農民赤衛隊。

柘港洞農運群眾基礎好,“四一二”后,中共湘北特委由湘陰遷往玄株洞的欄石坡,陳曉春等革命積極分子配合特委書記楊奇以柘港洞為中心開展減租減息群眾運動,周邊山林中的村莊全成了蘇區。蘇維埃、婦救會、貧協會、兒童團相繼成立,與之相鄰的平江岑川成立了中國工農紅軍湘北獨立團。一時間,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運動在邊遠山區如火如荼,蓬勃開展。

然而,國民黨岳陽縣黨部對柘港洞的農運,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調集離渭洞最近的新墻、公田等地團丁,會同渭洞團防局組織鏟共義勇隊進行清剿。陳曉春是條硬漢,他依據惡劣變化的形勢,將赤衛隊改為游擊隊,帶領游擊隊員與反動勢力周旋。

為盡快消滅游擊隊,狡猾的敵人偷偷將大隊人馬佯裝撤離到距區公所八里地的肖家洞,形成團防局空虛假象。為使這一消息盡快讓陳曉春知道,收買了陳的一位親信讓其傳話。陳得知后,考慮游擊隊武器確實簡陋,除了三十幾條“漢陽造”和一些鳥銃外,多為冷兵器大刀、梭鏢,于是組織隊伍攻打渭洞團防局,奪取槍支。

那日一早,當近百人的隊伍翻過桐木坳進入山下劉家嘴地段時,埋伏在兩旁的鏟共義勇隊對游擊隊發起了突然襲擊,并很快將桐木坳游擊隊退路堵死。陳曉春發現中計,帶領隊伍趕緊邊打邊向劉家嘴的后山筆架山撤退,敵人緊追不放,喊殺聲一片:“活捉陳曉春,賞大洋五百?!庇螕絷犖淦髀浜?,且大多數隊員沒有經過正規武裝訓練,慘烈的戰斗后,筆架山半山腰,留下60多具游擊隊隊員的尸體,鮮血染紅了山坡。

陳曉春帶著余部翻過筆架山回到柘港洞。經此一役,游擊隊元氣大傷。鏟共義勇隊大獲勝利后編出譏諷的順口溜:“柘港洞人真可惡,鳥槍桿子洋槍托,一掛爆仗一根香,聲聲壯膽喊繳槍?!?/p>

后來鏟共義勇隊又多次洗洞(清剿),為使游擊隊無處藏身,放火燒山。當年的兒童團員、家住桂峰村的楊吉清老人講:一次燒山,過火面積11萬余畝,燒毀房屋600多間。不到兩年鏟共義勇隊17次洗洞,被殺的游擊隊員以及與之有關聯的老百姓達160多人。其中一次慘無人道,敵人將抓住的9位游擊隊員,捆綁在長坪大屋一榨油坊柱子上,用撞桿將其一個個活活撞死,手段兇殘,喪盡天良。

陳曉春在血腥屠殺中東躲西藏。一日,他到長坪村姨媽家討些食物,姨媽見到骨瘦如柴遭受通緝的姨侄,趕忙帶他到廚房去蒸紅薯,而當時坐在堂屋的姨父卻不顧親情,趁妻子與姨侄進入廚房,偷偷溜出房門,趕到就近的天龍山向駐守在那里的鏟共義勇隊報信。約莫兩袋煙的工夫,陳從廚房出來,發現姨父不在,知道不妙,忙從后門往后山逃跑,可鏟共義勇隊幾十人從四面包抄過來,追過兩座山峰,開槍打傷了陳,陳捂著小肚外溢的腸子繼續奔跑,眼見追丁越來越近,一只手將口袋中幾塊銀圓掏出拋向后面的追丁,不料一塊油光發亮的銀圓掉落腳下,陳踩在上面滑向山凹,團丁追近連開數槍,這位抗擊國民黨反動勢力堅持了5年之久的游擊隊長,英勇頑強的共產黨人陳曉春就這樣犧牲在山林之中。

大山雄杰陳曉春的犧牲,意味著柘港洞“大革命”的失敗。白色恐怖下的湘北特委完全轉入地下活動,聯絡中心秘密轉移至與平江梅仙接壤的芭蕉鄉豪坑村陽明山大廟。殘存的游擊隊員與湘北獨立團的部分紅軍,革命意志堅定,在團長邱丙清的帶領下仍然在芭蕉洞周邊大山頑強堅持戰斗。一次戰斗中,邱團長不幸犧牲,一位叫黎松清的營長將只剩一個連隊多點編制的隊伍整合在一起,不畏強敵,仍然活躍在豪坑、龍洞一帶。1932年某日由于叛徒告密,國民黨部隊將此支紅軍隊伍重重包圍在松樹村一個叫葵花嶺的地方,經過激烈戰斗,紅軍終因寡不敵眾,黎營長與近百位戰士壯烈犧牲(后來,當地百姓將此處戰場稱為殺人坡),最后拼死沖出包圍的只剩下幾個人,在排長張禮成的帶領下到達江西中央蘇區。

隨著中央紅軍長征北上抗日,柘港洞及其周邊躲過清剿的少數幾位老游擊隊員,隱姓埋名隱藏他鄉,與組織完全失去了聯系。

當年湘北特委一位叫單芝的負責人,她的丈夫是紅十六軍某營營長,隨傅秋濤(新四軍高級將領,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去了江西,她因身懷有孕,逃往柘港洞幾十公里外一個叫泉水洞的地方。丈夫走后杳無音訊,生活所迫,后來改名單正英嫁給了當地一位老實農民。1974年,當她從報紙上看到老戰友江渭清(原江西省委第一書記)的名字去找他,才知道前夫早已犧牲,組織上恢復了她老紅軍待遇。

抗日戰爭年代,張谷英村更有一件慘案讓人凄然淚下。中共黨員王國雄及其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血染這方土地。

王國雄,岳陽康王人。1938年去了延安學習,1940年回到岳陽,受黨組織派遣進入張谷英大屋以教學作掩護從事黨的地下抗日救亡運動,其新婚妻子伴夫而行。

王國雄在張谷英大屋一個叫“學堂墈”的小學邊教學邊發展抗日積極分子,而當時的政治背景是蔣介石堅持“攘外必先安內”。宣傳抗日主張的王國雄很快被渭洞團防局知道。1941年的一天傍晚,團防局10多人突然闖入王國雄住宅將他控制,靠在床鋪身懷六甲的妻子上前護夫,殘暴的敵人毫無半點人性,用刺刀將其活活捅死,鮮血濺滿蚊帳、浸透床單。第二天,團丁將王國雄押往梓木坳槍殺,并將王的頭顱割下,用鐵絲穿過他的兩耳固定在一處廢舊的石磨盤圓孔內,放至山坳邊一水溝中,讓山澗流水自然沖洗,名曰去匪氣,目的是通過這種極端殘忍的手段,昭示民眾,以儆效尤。

1967年,為紀念這位英勇不屈的王國雄烈士,原來的桐木大隊(即如今的張谷英村)更名為“國雄”大隊,1984年恢復鄉村建制,正式確定張谷英村名。

1945年,在張谷英山區同樣有著濃墨重彩載入革命史冊的光輝一頁。當年上半年,我國軍民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戰斗已進入反攻階段,受黨中央、毛主席派遣,威震四方的王震和王首道兩位將軍率領南下支隊五千壯士從延安出發,一路披荊斬棘深入敵后,尋找聯絡鄂、湘、贛南方根據地游擊隊,準備參與對日反攻。4月初,部隊經湖北通城到達平江與渭洞交界處的清水嶺進入渭洞芭蕉坳地域,是時,早期搬遷渭洞屬地朱公橋的國民黨縣政府機關,轉移到了芭蕉坳的周家里屋場,南下支隊進入芭蕉洞時,遇駐地國民黨頑敵王翦波部阻撓。反動勢力螳臂當車遭我南下支隊碾壓。王震和王首道將指揮司令部設在張谷英大屋旁的學堂墈,并在此將部隊進行10多天休整。其間,一面指揮部隊打擊周邊殘敵的襲擾,一面找當地開明人士談話,宣傳抗日主張,鼓勵青年參軍,并對作戰負傷的戰士作出具體療傷安排。同時幫助建立抗日民主政權,組織湘北人民抗日游擊總隊。一時間,張谷英大屋及周邊百姓抗日情緒高漲,一些開明紳士捐錢捐物,一些青壯年積極報名參軍。張谷英大屋的張拜勝就是其中熱血男兒之一。他入伍后隨南下大部隊北返延安成為一名號兵,參加了延安保衛戰以及隨后的三年解放戰爭。他身體多處負傷,一只眼睛在戰斗中被彈片擊中致殘。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中期,體內留有多處彈片的老戰士張拜勝解甲歸田回到家鄉。他在部隊表現突出,其英勇事跡通過民政部門的宣傳,成為當地佳話。

如今,張谷英大屋屬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成為旅游觀光者的打卡地。我想人們在了解大屋數百年屹立不朽、底蘊厚重的外在風貌和內在文化時,也應了解這一地域烽火歲月的歷史煙云,讓浸染過烈士鮮血的土地,成為張谷英鎮獨具教育意義的又一張旅游名片。


(編輯:黃梅)
成人午夜sm精品久久久久久久,国产综合亚洲专区在线,久久91精品视频,日韩欧美视频在线